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房产 > 二手房产|正文

网瘾医治基地调查:八五%的孩子是被家长骗来的

中国新闻网 2019-04-07 05:30:58

门口挂着的牌子是“中国青少年心理成长基地”, 这是全国最早创办的治疗网瘾的“基地”之一。基地一楼看来比较温馨,有音乐医疗室、绘画医疗室、认知医疗室,但音乐医疗室只是一个10平米的房间,一张办公桌、一个茶几、一个老式收音机,其它一无所有。来陪孩子们治网瘾的家长们则居住在四楼,每天交流孩子的情况。

在这个封闭的“基地“里,只有一个供应盒饭的地方,学员和医生分开在两边用餐。现有的90多个工作人员,分为三类:精神科医生、军事教官、护士。医生负责学员的心理辅导和药物治疗;军官以退伍军人为主,负责军训;护士负责学员的日常生活。

“2006年是最疯狂的一年,一年来了1500多个孩子。”陶然是北京军区总医院成瘾医学中心主任,2005年中国青少年心理成长基地成立之前,他的主要工作是帮助病人戒除烟酒毒瘾。接受采访时陶然烟不离手,一个小时抽了五根烟。“非典时期压力太大,染上了烟瘾,这几年我一直在努力戒烟,但是一直没成功。今年十一,我要继续努力,争取戒烟!”

从2005年基地兴办至今,陶然称自己收治了5000多个家庭,治好了4000多个孩子,平均每年1000人。

陶然的原理是——有网瘾的孩子70%以上都有病,因此要吃药。一个上初二的男孩来基地治网瘾,被诊断为注意力缺陷后,要每天吃一片药,一直吃到18岁。

“网瘾是精神病!如果全民都知道网瘾是个病,肯定要送医院!有些家长宁愿相信孩子没病,宁愿到那些什么学校,不愿到我这来,嫌我这里还吃药!”在陶然的治疗经验中,有40%患者都是注意力缺陷,都是需要吃药的。

陶然给他们吃的药主要为两种:择思达、利他林。“另外30%患者有抑郁、焦虑、社交恐惧等病的,也必须要吃药!”陶然说:“来我这个基地的70%的孩子都必须吃药!剩下的30%可以不吃,主要是心理治疗,但是用药物的话,会更好,那就不是用药抗抑郁、抗焦虑了,而是用药(银杏叶胶囊,主要有效成分是黄酮)改善脑细胞的功能,主要是保健,让孩子心情稳定、高兴。”

“基地从来不打孩子”,陶然说。但基地的学员,正读初中的男孩张明(化名)说:“学员犯了错误,教官会用板子打屁股或者罚站。还有的学员会进行行为矫正,就是关在一个小房间里面,不允许与外界的任何人接触,与外界隔离。每天吃饭的时候由护士送进去,其他活动都不准参加。一般关在里面21天,也有人被关了28天以上。”张明两个月前被父母“骗”到基地戒网瘾,因表现良好,当上了基地学员班长。

“关长时间的禁闭是行为矫正里面的森田治疗,一个日本人发明的。”基地一位姓王的女护士解释道。

“孩子进来的时候这边是没有签任何协议的,第一个月我交了一万多块钱,第二个月交了9300块,我住在基地这边是25块钱一天。”一位来自福建的母亲证实费用相当昂贵。

“陶然是穿着军装的商人”——作为戒网瘾的同道和对手,同在大兴区的新动力阳光家园网瘾科主任王斌这样评价他。陶然则表示自己的工作只是职务行为。“基地是属于军区总医院的,收入都上交了。我们没一点特殊权利,跟内科完全没区别,没有照顾,我们军人为国家服务。”

网协的“心理基地”

9月10日,教师节。

下午5点半,北京永定路百乐宾馆内,一个名为“心理化实践基地”的网瘾治疗机构正在庆祝教师节,这是一场内部的座谈会。

“跟社会上的心理治疗机构相比,我们比较闭塞,要加快市场化进程。”曲家辉,该基地的总经理相当直白地说。

一个戴着厚框眼镜的中年男老师说:“我们应该扩大招生渠道,把普通学校的家长会、各个医院的心理科室都利用起来。”一位20多岁的长发女老师说:“我们应该揣摩每一个客户的心理。现在问题是把人带来了,但是留不下。”会议室的空气里,弥漫起了使未来“客户”迅猛增加的好点子和渴望。

曲家辉因为中午跟郝向宏等人“喝多了茅台”,表现十分亢奋,红着脸大喊:“同志们,向宏说了,我们不能出师未捷身先死!我们要竖起公益大旗,要当先驱,不当先烈!最后,让我们再一次为谭总的壮举鼓掌!”606房间响起了噼里啪啦的掌声。曲又说:“同志们,我们每次开会最后应该怎么做?”20多个老师把手高高举起、大声欢呼——“耶!”

曲家辉提到的郝向宏,是中国青少年网络协会的秘书长。这一基地正是由中国青少年网络协会授权,2009年2月26日在北京康隆盛世教育科技中心正式挂牌。“也就是网络协会授权、民间资本投资,基地是独立法人。”基地的总督导应力解释道。

基地业绩不算太好,挂牌至今共接收了17个孩子,应力称今年12月将开始正式大规模招生。

基地老板、康隆盛世教育科技中心董事长谭锋云敦实高大,黑红胖壮。他投资兴办该基地的原因就是自己的儿子老去网吧打游戏,不爱学习。“孩子上网成瘾,我是有切肤之痛!湖南株洲市所有的40多家网吧我都去过!儿子经过老师指导,现在起码算是正常了。”无独有偶,山东网康教育培训学校的老板翟振杰之所以投资办济南的基地,也是因为上初二的儿子逃学玩游戏。

谭锋云从去年开始筹建基地,今年把整个宾馆租了下来,可供800人学习住宿,每年租金600万人民币。一年来已经投了1700万人民币,“砸上了全部身家,用的是自己过去做生意、搞房地产挣的钱,按目前这个赔法,还能赔三到五年。这是一个公益事业,我只是想把这个事给干成,其次,干好!”

谭锋云颇显悲壮:“顶不住的时候,希望青少年网络协会能接手;我把这个事业做得有转机了,也希望他们能继续做。说实话,我现在很困惑。做生意几十年没当过被告,没惹过官司,办这个基地一年多就被两个老师给告了,我是好意培训他们,他们根本不领情。”

“谭总,我们要是实在混不下去了,以后就改治老年痴呆症吧,市场也挺大的,哈哈!”基地总经理曲家辉开玩笑说,两个星期前他刚从一个培训中心跳槽到基地,还没来得及印名片。

中国青少年网络协会上级主管单位为共青团中央。2006年2月26日,网络协会组织的“中国青少年绿色网络行动”活动启动仪式在人民大会堂举行,陶宏开和陶然都是网络协会的专家顾问,同为顾问的还有山东临沂网瘾戒治中心的主任“杨叔”杨永信,他以电击治疗网瘾,在2009年上半年引起全国争议。

“杨永信的电击疗法被卫生部叫停后,我们协会在政策上支持了他,给予他很大帮助。”秘书长郝向宏说,“网络协会确定的戒除网瘾的三个底线是:不合适的手段不能用;不能伤害青少年;监护人必须在场。”

陶然仍然是“实践基地”的首席医学顾问。但谭锋云说:“这只是名义上的,陶然在心理化实践基地不做具体工作。”曲家辉说,“基地名义上归工商部门管,实际上是网络协会管。团中央网络协会给了心理化基地很大的政策支持,我同时也是网络协会专家委员会的秘书长。陶然只是专家委员会的一个专家之一。

在陶然基地的蓝色宣传册上现在仍印着“团中央青少年网络协会等九部委、北京军区总医院联合组建”字样。

“高尔夫”基地

在北京市大兴区,还有一个“治网瘾基地”,名字叫做新动力阳光家园。

这里位置更加偏远,从北京市中心坐公交车,大约三个小时以后才能到达。

“你看,我们的篮球场,可以给国家队训练用;这个高尔夫球场,李宝惠秘书长经常会带着卫生部的老干部来打球。我们还有专业的乒乓球发球机和10套真人版CS装备,已经很久没人用了。”动力家园网瘾科主任王斌边走边到处指点,“我们还养了孔雀、乌鸡和拉布拉多犬,孩子们都很喜欢。”

这个“大公园”占地305亩,慢慢走完一圈要半个多钟头。亭台楼阁和新建的四合院交相辉映,从北向南,孔雀、乌鸡、拉布拉多犬等几十只动物一字排开,蔬果温室大棚就在它们对面。

来戒网瘾的孩子和孤独症儿童共享一个小楼,对面的小院里住着普通精神病人。“你看,那边的新四合院一建成,我们网瘾科就能搬过去了。”王斌指着十米外的工地说。防治协会的官方网站上写着:“阳光家园由国家投资建设,硬件条件在全国乃至亚洲的青少年健康教育机构中首屈一指。”此地的硬件确实令人咋舌——体育健身娱乐区达18000平方米,标准高尔夫球场、网球场、篮球场、沙盘游戏室、音乐美术活动室等一应俱全。

但这些并没有带来生源。自去年成立以来,该基地长期班只接收了十几个孩子。基地有12个老师——美术、体育、音乐、生活辅导员各一名,心理咨询老师3个,另有几个外聘专家,包括陶宏开。“防治协会一直在往里赔钱。一些设备是协会投入的,日常的后勤、人员工资好像是由农疗中心负责,这个我不是很清楚。”王斌说。

在阳光家园的招生简章上,该网瘾治疗机构的全称是“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新动力阳光家园”。

“动力家园业务上归防治协会主管;体制上属于医疗机构,实际是大兴区精神病院农疗康复中心的网瘾科,我们内部习惯把中心叫做基地。也就是说,我们基地是协会和大兴区精神病院一起办的,我也是协会的工作人员。”王斌介绍。

9月11日采访当天上午,王斌刚刚送走了来基地治网瘾的一对母女,这是基地近期的唯一学员。她走了之后,基地的教室、宿舍、治疗室全都空了。

“即使只有一个学员,我们几个老师也要围着他转,该开什么课就开什么课。”王斌揉揉眼睛,有点失落。

“李秘书长对这个事情非常谨慎,一直没有大规模招生。他给我们基地提出的总方针是‘不能二次伤害青少年’,反对暴力戒网瘾。”王斌说。

陶宏开也曾经是阳光家园五天夏令营广告中的活招牌,“2008年10月,李宝惠找到我,说协会在大兴有个基地,投资8000万。李要给我设一个秘密账户,说是每来一个戒网瘾的,给我1000元。”陶宏开气哼哼地说,“我当时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

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秘书长李宝惠曾任卫生部官员。李宝惠对陶宏开的说法不置可否,他在电话里非常生气:“我不知道陶宏开是怎么想的,现在谈这些东西还有意义吗?!你说,说这个有什么意思!”

李宝惠说:“今年4月份确实与陶宏开合作过,但后来没有继续深入合作。两陶之争,我们并不偏向谁。我们将与哪个陶合作,现在也没定。”

在陶宏开的讲述中,卫生部曾经给过李宝惠两个课题,都跟戒网瘾有关。防治协会原定10月份在济南的网康举办首届全国戒网瘾专家大会,把所有戒网瘾方面的专家都召集起来开会。翟振杰表示,原来的确要组织一个“首届中国戒除网瘾学术研讨会”,李宝惠想成立一个行为成瘾委员会,但是没批下来。

王斌则给出了另一种解释:“协会内部有规定,会长换届选举跟协会改名不能同时进行。这次李秘书长可能要升任会长,协会想改名为‘中国成瘾防治协会’。”

但李宝惠否认了协会将要改名。“改名还很不成熟,还没有提上日程。”

各种“基地”名称的变化,有时是因为行业的归属感无处找寻。翟振杰在创办治网瘾学校的过程中,也是倍感困惑。2007年他开始办学校,需要找一个主管单位,但找了一圈都没人管。“教育局不管,找卫生局也不管,到底归谁管呢?先是找了山东心理卫生协会,挂在它下面,这还多亏是协会的书记帮忙。后来规定协会不能搞经营,只好自己再找,现在学校是归山东省工商管理局管。”

“国家该给这个行业一个规范。主管单位这方面的问题,政府有些部门是不作为。”翟振杰,这位从业者都对这种混乱感到极不适应,在治疗标准缺席的背后,还有更多缺失的东西需要规范。

相比民营训练营相当生猛的训练方式,有着诸多背景的各式“基地”看起来相当有规模,只是除了陶然的基地,其他基地仍在砸钱之中。身处其中的中国青少年网络协会将2009年的《中国青少年网络成瘾数据报告》的重点确定为“网瘾治疗机构的市场如何规范”。

“现在这个课题遇到了困难,我们需要得到社会的各方面支持,找到钱以后再委托中国传媒大学的团队来做。目前我们缺乏资金的支持,正在找钱的过程当中。”秘书长郝向宏有点无奈,“往年都是11月份出报告,今年只能是尽量争取了。”(苏枫 李彪 于靖园)

本文引用自:澳门赌博平台 | http://www.743cn.com/

责任编辑:
相关新闻

兰溪资讯网平台使用情况意见反馈 热线电话:0535-6690002 责任编辑:

网站简介 | 标识说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Copyright@ http://www.psccq.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兰溪资讯网

兰溪资讯网在线版权所有

网站简介网站地址标识说明广告服务联系方式法律声明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