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日华人偷渡者的故事:曾经偷渡新加坡遭受鞭刑

来源:腾讯新闻责任编辑:
2019-04-15 07:00:12

养殖鳗鱼的失败

他是中国福建省福清市城头镇人,今年29岁。他上面有一个哥哥,在家乡从事房屋装潢工作;他下面有一个妹妹,已经出嫁了。

农村人,搞装潢。这在20年前的中国是不可设想发生的事情。但是,眼前却有这样的现实。从中,人们或许可以感受到中国社会的巨大变化。

他呢,原来是在家乡从事油漆工作,是哥哥工作中的有机组成部分。后来,日本的一些商社在附件大量收购鳗鱼,他也就乘风顺流转向,开办起个人的鳗鱼养殖场。那段时光,日本人显得很有钱。收购一吨鳗鱼,出价是18万元人民币。

试算算,一口深2米、面积为15万平方米的养鳗塘,一次可以放进两万多条鳗鱼苗。那时,每条鳗鱼苗的价钱是11.5元人民币。收获的季节,每口养鳗塘可以出产五到六吨满于。这是何等高额的收入!

当然,先期投入也是非常可观的。兴建一口养鳗塘,需要投资人民币150万元左右。由于这是日本商社定的货,销售出路没有问题,中国的农业银行和信用社也就肯于贷款了。

谁知,大商业帝国日本也不是日日都好。那些商社收购鳗鱼的条件越来越严格,甚至可以说越来越苛刻了。说到底,他们是要压低价钱。最后,每吨鳗雨的价格竟然跌落到7万元人民币了。

屋漏偏逢天下雨。他的鳗鱼养殖场,突然瘟疫流行,眼看着那一条条活蹦乱跳的鳗鱼苗,在水中游动的越来越慢,最后是鱼身渐渐倾斜,鱼肚终于朝天了。

不知有多少个日日夜夜,他和妻子守护在鳗鱼养殖场,像照料一个生病的婴儿那样,精心照料着这些传染上瘟疫的鳗鱼。投放药物,频繁换水,送走死者,抢救生者……

但是,苍天无眼。最后,他的40万条鳗鱼苗都慢慢地死去了。随时,如果用金钱计算的话,是120万元人民币。

面对着这个数字,他那本来就消瘦的身躯更加消瘦了;他那被泪水模糊的双眼更加模糊了。开办鳗鱼养殖场的时候,他曾想,如果赚了饯的话,可以说我们祖祖辈辈也没有赚过这样多的钱。关闭鳗鱼养殖场的时候,他真正感到的是,我们祖祖辈辈也没有欠下这样多的债务!

123下一页

本文引用自:澳门网上赌博网大全 | http://www.4642o.com/

(兰溪资讯网:2019-04-15 07:00:12)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